★二氧化碳☆

这里是coco!
一直咸鱼

汪叽十三年的纠缠不休

*灵感来自《粘着系男子十五年の纠缠不休》

*是想投给学校那个主题是“寻”校刊来着,不知道能不能过

*时间线与原著不符 意识流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



问灵十三载,寻一不归人

他名魏婴,字无羡。

把对他的思念寄入琴声,弹奏送出已经有十三年了。

可他的下落依旧杳无音讯。始终杳无音讯。

离别之日,记忆犹新。

正在云深不知处的静室用端正小楷抄写家训时,一阵熟悉的笛声从远方传来。

笛声很轻,夹杂在阵阵狂风中。

但可以确定,那的的确确是魏无羡吹起他那只鬼笛陈情的声音。

寻声而望,远方的天空好似被鲜血染红。一派修罗降世的模样……还有隐隐约约的爆炸声……

那笛声到时越来越清晰,似乎那个横笛吹奏的人正在款款徐行向自己走来。

笛声萧萧,是他不曾吹奏过的乐曲。

像是小孩受了委屈时的呜咽,又更像是与挚爱之人临别前的离歌。

听得出神,一滴清泪不知为何划过脸颊,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一瞬间破碎了。

一片天,哭了一座城;一座城,乱了一片心。

 

待到兄长归来,开口竟先询问魏婴所向。

虽已猜测到一只半点,但被人告知更是一种令人难以言喻的滋味。

那个“十恶不赦”、“忘恩负义”、“歪魔邪道”的魏婴魏无羡在他的老巢乱葬岗被三大家族围剿,最终被邪气反噬而死,尸骨无存。

或许在他人看来是所谓的“天道好轮回”。

但这却又独独令一人万念俱灰。

 

第一年,去了事发之后的乱葬岗。

三年的禁闭还未满期,身上的伤也还未痊愈。便不顾一切地冲向乱葬岗,想要寻求任何一点有关他的回忆。

眼前除了被烧的焦黑的土地和新设立的镇魂兽石雕外,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听说他的佩剑被仙督作为收藏,他的鬼笛被师弟带回祭祖。

带着一颗灰色的心搜寻半天,却在一个干枯的树洞中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孩,正发着高烧。正是当年他们一起带着在小镇里玩耍过的那个。

忆往昔,故人音容似在耳畔眼前。

伸手欲触时,又如蜃楼般消散。

将小孩带回,取名思追,意为:思念故人。

 

第二年,背上多了三十三条戒鞭痕。

因禁闭未满就私自破禁离开,本该被罚三十戒鞭。

但三十三是他名字的笔画数。

虽然无法把他藏在自己身边,那就让他的名字伴自己一生吧。

 

第三年,琴技已达当世巅峰。

每日三次抚琴问灵。欲问游魂,魏婴所向,魂魄尚安?可曾愿归家?俱无应答。

无论天气,无论时节,无论伤病……

魏婴终日与非人为伍,虽修鬼道,却无刻意伤人。

那些想剿杀他的人不过是嫉妒和畏惧罢了。

 

第四年,为他偷藏两坛“天子笑”。

为的是有朝一日故人归来,能执杯畅饮。

看着这两坛“天子笑”,与他初遇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当初到姑苏求学,他总是喜欢特立独行,这惹得那些思想顽固的老先生们恨不得将他逐出云深不知处。

云深不知处禁酒,偷偷翻墙买了两坛“天子笑”,夜归时被人撞见,干脆站在墙上喝光,还妄图不算破禁……

回忆的后果是引来更深的悲痛。

 

第五年,左胸膛上多了一个烙痕。

和他当年身上的那个烙痕一模一样。

思念是一种能令人疯魔的东西。

想知道他爱喝的酒是什么滋味,却不胜酒力。至于醉酒的自己做了什么,在清醒后竟没有一丝记忆。

只是左胸膛上烙痕隐隐作痛而已。

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

 

第六年,独游莲花坞。

那是他长大的地方。地处云梦,多江多水。到处都是渔歌唱晚,采菱暮归。

他曾无意中提起,云梦莲花坞里带茎的莲蓬比其他不带茎的莲蓬都要好吃。

摘下一个莲蓬剥了起来,莲子香甜,莲心微苦。

 

第七年,开始迷恋辣椒。

姑苏人喜甜,云梦人好辣。

本适应了清甜的口味,最初开始尝试辛辣是还颇为不适。到后来竟渐渐成为习惯,甚至是迷恋。

辛味入口,方能使包裹着这颗心的坚冰稍稍融化。

吃他吃过的辣。

 

第八年,时常夜梦乍醒。

梦见他一袭黑衣,青丝被一双白皙的手随意挽起,随手用红绳歪系着。

月光倾撒,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取下腰间绑有红穗的黑笛,凑到唇边轻吹……

复醒,轻寒再梦不肯。

 

第九年,静室前白兔已有数十只矣。

当年他送来时唯两雌两雄。

如今竟成为这近十年间对他思念的寄托。

其中有一只好动的灰兔,真的很像他。只是与他不同的是,灰兔旁总有一只好静的白兔守候在身边。

 

第十年.

第十一年。

第十二年。

年年岁岁花相似,只是未曾寻故人。

每年他的生辰,都会习惯性的为他斟一杯天子笑,为他熬一碗微辣的莲藕排骨汤……

月下独酌,轻抚琴弦。

琴声泠泠,在群山间回荡。

只对风空弹,然无与相应。

每当酒醒,恍然若梦。

原来他,早在十二年前就不在了。

 

第十三年,早已习惯逢乱必出,孑然一身。

虽不报希望,但每日问灵已成习惯。

若我再世一日,我愿寻你一世。

 

莫家庄,邪崇现。

一曲笛声破夜空。

你弦上风雅万千,我独爱曲名忘羡。

问灵十三载,寻一不归人。

魂兮,归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