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碳★

这里是coco!长弧中...
全职:周叶、喻黄
凹凸:瑞金、安雷安
APH:露中、米英
王者荣耀:狄芳、芳膑、云亮
三眼:孙悟空中心

《时间以外》-Chapter·1

这篇文超级棒!安利安利!

醉回:

第四年。


这是他们结婚以来的第四年。


            


王耀望向墙上的挂钟,古铜色的指针指向八点十五分,光滑如缎的木质透出沉静的光泽,积淀着温润却厚重的时光。他琥珀色的眼睛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温柔,浓稠醇厚的像是陈年美酒,经过岁月的酿造后更加甘甜,让人的心也跟着融化在了这一杯美酒中。


    


王耀起身走进厨房,餐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只是有很多已经凉透了,那碗特意为伊万准备的罗宋汤也开始慢慢冷却,汤汁逐渐变得黏腻,油脂慢慢上浮,香气也一点点散去。


今天是他们结婚四周年的纪念日,不过——伊万也许不记得了。


窗边的向日葵在晚风中轻轻摇动着,泛着金光的柔软花瓣,阳光般的色彩,绽放出蓬勃的生命力,现在看来却莫名地刺目,王耀隐隐有些不安,却又不知这是为何。


——也许,这是在预兆着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喂,伊万……”


    


突兀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包厢内的人声嘈杂,高大的东欧男人瞥了一眼身边那两名各有风情的美女,低低地笑了一声,接通了电话:“小耀?”


    


“伊万,是我。”


电话那头是王耀温润如玉的嗓音:“你怎么还不回家?”


    


伊万望向左边那位低垂着头的美女,她墨菊的鬓发绾在脑后,发髻一侧插着一枝镂花簪,细碎的水钻晶晶亮亮地闪烁着,她的五官是亚洲人的温润柔和,杏圆乌黑的眼透出温软的暖光,乍一看去,竟是和王耀有两三分相似。


    


——东方人的面孔啊。


伊万挑了挑眉,嘴角弯起一个极淡的弧度,转眼间又消失不见。


    


“伊万?伊万你怎么不说话?”


    


伊万想起那条在抽屉里发现的火红围巾,它是那样的崭新和完整,就像一面用烈火编织成的旗帜,总能让他忆起一些不好的过去。心头涌起一股无名火,浅金色的睫毛微微低垂,   他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是西伯利亚广袤的冻土,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积雪:“今天万尼亚要加班呢,小耀自己先吃吧,万尼亚就不回来了。”


伊万知道王耀能清晰地听见这边的一切响动,他左手依旧握着电话,右手却突然在身旁的一位金发女郎的腰身上捏了一下,立刻惹来一声娇媚入骨的呻吟。


    


王耀握着电话的手僵了一僵,有股冷意自指尖蔓延而上,他勉强维持住唇角的笑容——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的神情依旧安然而又从容,只是微颤的指尖泄露了他的怒意。


即使如此,他也没有说什么,嗓音温和,满是对伊万的关切:“今天不回去了?工作虽然重要,你也要注意休息……”


    


伊万·布拉金斯基听着王耀关切的话语,他微微弯起唇角,眼底有一抹温柔的亮色,但是这抹融化的温暖很快就被冰雪掩埋。他捏紧了电话,一把拽过左边的那名美女,对方惊呼一声跌坐在了他的腿上:“恩,知道了。万尼亚还有很多文件没有处理,先挂电话了。”


“……恩,你忙吧。”


    


    


王耀把伊万扶进卧室,帮他脱下沾满酒气的大衣挂到衣架上,给他盖上被子,然后他也脱掉了外衣,钻进被窝中准备休息,却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极淡的百合花香味,清纯中又带着一丝妩媚妖艳,一如它的主人。


——是香水味。


    


如同嗅到了危险气味的猫一样,王耀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琥珀色的眼珠不安地转动着,犹如做错了事害怕受到处罚的小孩子,只是他并没做错什么。


王耀像是害怕惊醒了伊万似的放轻了动作,他小心翼翼地靠到了伊万身边,一股极淡的百合花香水的气味沁入他的呼吸,刺激着他的嗅觉,打碎了他心底残存着的最后一丝希冀。


——的确是香水的气味,而且还是百合花香水。


 


其实早在一个月前,王耀就察觉出了伊万的不对劲。


这一个月以来,伊万几乎天天夜不归宿,偶尔回来一次身上也带着浓重的酒气,根本不像是加班,何况他的公司根本不会持续加班一个月。


——这股百合花香水的味道,是女人身上的。


——刻意抹掉的香水味、敷衍的理由、每晚夜不归宿……


——难道……


 


——不,不会的。


王耀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用力地摇了摇头,他不断地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自己,仿佛永远也不会倦怠。冷意从指尖蔓延到全身,沸腾鲜红的血液被冻结,心脏空空落落的,像是缺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不会的。


——伊万他不是那样的人。或许他是给娜塔莉亚或冬妮娅买香水了也说不定,冬妮娅好像很喜欢百合花。


——我在想什么……我怎么能怀疑伊万呢。


——伊万不会骗我的……他只是工作太忙。一定是这样的。


 


王耀偶然记起自己曾给妹妹买过一支百合花香水,细长的玻璃瓶里装着透明的浅黄色的香水,浓烈馥郁的百合花香扑面而来,林晓梅却不是很喜欢,只是象征性地收下了。这种百合花香水的气味很浓,但伊万身上的香水味很淡,估计是被刻意抹去过。


 


——等等……被刻意抹去过?


 


王耀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近一个月以来被压抑着的怒火和委屈突然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他神色黯然地望着伊万近在咫尺的睡颜,愤怒、委屈、疲惫、失落一齐冲上了他的心头,王耀张了张嘴,发出的却是难过的颤音。


    


    ——万尼亚,为什么……


他很想这样质问,质问伊万为什么每天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待在外面,可是只要他一听到伊万那孩子似的软糯嗓音,便会不自觉地心软,甚至为他的疏远找借口来安慰自己,其实他也明白,他与伊万之间已经划分出了一道线,界限分明,清晰得几近残忍。


——这正像是两条异面垂直的线,即使有过交集,也终归是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


他们看似伸出手就能触碰到对方,但是最终触碰到的只有一堵可悲而又冰冷的墙,这堵无形的墙将过去和现在分开,而回到过去的桥,却已经被一方无情地烧毁。


 


    ——万尼亚,你不会骗我的,对吧?


    ——你说过的,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


    ——万尼亚,我相信你。


    ——所以,别骗我。


    


王耀琥珀色的眼睛里有温凉的薄雪,细细密密的,极薄的一层,却也是雪。他沉默了许久,最终只是弯起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就像他以前见到伊万时那样。一双手臂环上了王耀的腰,背后传来微凉的熟悉的体温,伏特加清冽的酒香混杂着极淡的百合花香水的气味包围了王耀的嗅觉,他的眼睛暗了暗,最终什么都没说。


    伊万睡得不太安稳,他像是害怕失去了怀里的人似的把王耀紧紧地拥在怀里,含糊不清地呢喃着,因着声音太小,王耀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他翻过身子,靠在伊万的胸口,刻意让自己忽略掉那股极淡的香水味,双目微合,像是进入了梦乡。


    伊万毛茸茸的浅金色脑袋埋在王耀的肩头,他像一只毛绒大动物似的蹭了蹭王耀的脖颈,对方被他蹭得有些发痒,偏过头想躲开伊万,却被伊万抱得更紧。


    伊万的嘴唇动了动,仿佛是在睡梦中喊着谁的名字。


    ——那口型分明是“阿玉”。


    


    


王耀伸手将伊万的大衣挂好,指腹不经意地蹭到衣领,似乎蹭下来了一些东西。


——黏腻的,微凉的,是有点发暗的橘红。


王耀打开灯,在看见大衣领子的时候眼瞳一缩。


——那上面竟然印着一个唇印。


    


因为刚才王耀抹了一下,唇印已经淡了很多,但还是能看出大致的轮廓。唇印的颜色是亮丽的橘红,但是有些发暗,在米白色的大衣上分外醒目。


——也刺痛了王耀的双眼。


王耀抿了抿唇,伸手拿了张面纸擦掉领子上的口红印,然后扔掉面纸走进了卧室。


——表情自然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今天冬妮娅找你?恩,好,那你先去吧。”


王耀的嗓音温和轻柔,他的眼睛像一潭深水,潭底暗藏着急剧旋转的黑色漩涡。他的目光依旧温柔,淡色旖旎的唇微微扬起,像是要用笑容来掩饰内心的黑暗。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王耀垂下眼睫,如水的月光映照出婆娑的树影,细碎地在地板上游离摇曳,像一尾尾游动的水墨锦鲤,晕开了淡淡墨色,极富诗情画意的美景,只可惜王耀无心欣赏,他系上那条深灰格纹的围巾,走出了别墅。


    


    


    汽车在一家酒吧门前停下。


酒吧里人声鼎沸,青年男女们在舞池中扭动着身体,灯光忽明忽暗,摇滚歌手在舞台上声嘶力竭地呼喊,夸张的重金属饰品反射着冷灿灿的光泽,走了调的嘶吼却无端地生出了几分悲凄,像重伤濒死的野兽,从喉咙里挤压出最后一声绝望的哀鸣。


王耀拨开浪潮般涌过来的人群,径直朝着里面的包厢走去。旋转变换的灯光下,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淡色的光,像是融化过的积雪再次冻结后凝成的冰凌,透出彻骨的寒意。


 


王耀知道伊万在哪间包厢,他派人调查了伊万这一个多月以来的行踪,发现伊万每晚都会来到这间酒吧的32号包厢,深夜才会离开。王耀穿过长长的走廊,他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一些细微的声音,嬉笑、怒骂、呻吟等不同的声音杂乱地汇聚在一起,让王耀没由来地烦躁了起来,他加快了脚步,向着里面的包厢走去。


    


王耀端着一杯红酒,轻轻地叩了叩门:“先生,您的酒。”


 


“现在别进来。”


回应王耀的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孩子似的软糯嗓音——伊万·布拉金斯基。


 


王耀握着酒杯的手突然僵住了,虽然这个场景他已经设想了无数次,但是当假设成真的时候,他的心脏还是细细密密地疼了起来,他狠狠地皱起了眉头,五指险些握不住高脚杯,些许红酒泼洒了出去,溅在脚下的地砖上,像是晕开的点点血迹。


 


——万尼亚,为什么呢……


——万尼亚,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你可以对我说啊,我会改的……


 


短暂的悲伤过后,王耀很快平静了下来。他用指腹揩去玻璃杯边缘的些许酒液,白皙的指尖映着深红的红葡萄酒,美丽艳冶,一如红梅映雪。王耀神情冷冽,一脚踢开了包厢的门:


 


“抱歉,伊万。我已经进来了。”



评论

热度(5)

  1. ☆二氧化碳★醉回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文超级棒!安利安利!